当前位置:51健身网美容变性人14年无性婚姻 夫妻情演绎为姐妹之情护肤DIY
变性人14年无性婚姻 夫妻情演绎为姐妹之情护肤DIY
2022-09-21



变性人刘昌福(左一)与男朋友探望自己的母亲,三人之间像似出现了某种障碍难以沟通。本报记者陈铭摄


变性人的返乡之旅

从男到女,39岁的刘昌福将面临一条漫长坎坷的道路

雨淅沥而下,三三两两的农人正在田间地头劳作。39岁的刘昌福出现在通往自家小院的乡间小道,瞬间,安静的村庄被打破,几乎同一时刻,所有的乡亲们停下手中的活,向她行“注目礼。”

“昌福回来了!”村民们奔走相告。不一会,刘家的一方小院子挤得水泄不通。

小院里过年都没有这么热闹过。媒体的聚焦,使得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镇龙凤村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一时“声名鹊起。



”因为刘昌福,因为她的变性之举。

乡亲

他们支持刘变性之举,“不是她非要变性,而是她身体上有病”

“昌福变得好洋气哟。”妇女们笑着对她说。“哪里。”她谦虚地应答。看得出,她心情不错,对于乡亲的一片赞美声,她有意无意掩饰不住笑容。精心烫过的卷发,一袭连衣裙,外面套件风衣,举手投足女人味十足。仔细瞅去,只有一双粗大的有别正常女性的手表明———她曾是个男人。

显然,此次返乡的刘昌福再也不是原先的那个他,在深圳鹏爱医院做完变性手术,她现已是一副女儿身。

79岁高龄的母亲邱修才事先不知道女儿回来,院子里忽然涌进一大帮人,高声嚷嚷,惊得在厨房拾弄柴火的老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眯着眼睛出来一看,似乎有点懵了,这是女儿吗?仰着脸一番端详,确定这就是老六(刘昌福兄弟姐妹9人),老人一把抱着她,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下。

“老人家,你觉得昌福变没变?”

“变了。”

“变漂亮了吗?”众人追问。

“老都老了,还变得了多漂亮?”老人爱怜地看了女儿一眼,蹦出这句话。

而就在此前,听闻儿子要变性,老人大发雷霆,气得放出话来“就当没生这个儿子。”

老人毕竟年纪大了,耳朵有点背,反应也明显迟钝。女儿拉过同行的郑先生,大大方方介绍说这是她现在的男朋友,重庆奉节人。老人茫然地看了几眼,说“只要他们好就行。”

雨越下越大,农家小院的乡邻没有散去,仍然不断有人前来探望。“昌福有没有娃生哟?”抱着小孩的妇女们好奇地询问。对于刘变性之举,乡邻们表示支持。邻居黄婆婆说,大家知道她从小就是一副女娃打扮,不是她非要变性,而是她身体上有病。“她家里穷,要是早点去大医院治疗,说不定免去今天的变性之苦。”

前妻

长达14年无性婚姻,夫妻之情演绎为姐妹之情

如果说这些年只有一个人让刘昌福心存愧疚,此人非胡文英莫属。胡是她的前妻,今年38岁,比刘小一岁。此次,她全程陪同返乡。“14年来你们怎么过的?真的没有夫妻间的那种事?”几乎所有的媒体会问到这个问题,对于胡——个头矮小、不善言辞、老实巴交的这位农村妇女,这个问题不可谓不敏感。笑一笑,不作答。

浩浩荡荡的返乡队伍回到院子里这栋三层小楼———刘昌福的家,法律意义上,现在这栋楼房的主人不是刘昌福,而是胡文英。2007年12月,刘要进行变性手术,但必须先得离婚。当年12月26日,经纳溪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家里的全部家当东西———其实也就一台29英寸彩电,一台打米机,一个甩干机,一柜一床,划归胡所有。家里盖房子欠下的9000元外债,各自负担一半。至于收养的5岁女儿林林,则跟随胡文英一起生活,作为扶养人刘昌福每月付给150元钱,直到小孩能够完全独立生活为止。

此次民事调解之后,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这栋三层小楼产权归胡所有,结婚14年夫妻关系名存实亡,算是对胡的物质补偿。

对于胡文英,这是一段不幸的婚姻。1993年12月28日,本家亲戚做媒,两人“喜结良缘。”在村里人眼里,虽然刘昌福从小喜欢穿花衣服,种种迹象表现出和正常男子不一样,但乡邻从没怀疑他不是个男人。

婚后,一切真相大白。发现丈夫根本无法履行作为一个男人的起码的责任,不久她提出离婚。刘断然拒绝,一度以死相逼。“从这点来说,他很自私。”胡认为,既然不同意,也就算了,她没有强求。因为刘除了不能尽到丈夫的义务,其他方面都还好,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勤俭节约,每月按时寄给家里生活费。

彼时,刘已在深圳一家超市当清洁工,住在女工宿舍,同事们喊他刘姐。

长达14年的无性婚姻,夫妻之情演绎为姐妹之情。今年1月,深圳鹏爱医院免费给刘做变性手术,“妹妹”胡文英专程来深,不离左右,照料他的饮食起居。这是一个少有的、善良的甚至有些软弱的女人。

爱情

他说自己真的爱刘昌福———来自内心的感觉告诉他

只要有刘昌福在的地方,身旁一定有一个戴着茶色墨镜、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在一些公众场合,刘大大方方地和他搂搂抱抱,举止亲密,面对记者的镜头,两人表现自然,不时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粘在一起一会儿也离不开。郑永惠,刘的现任男友。对于两人的相识相恋,有一个固定版本:刘早年在华强北一家超市当清洁工,当时郑先生负责收取该超市纸皮废品,两人因此相识。

按照郑先生所述,去年12月底,他在电视上看到刘变性的报道,甚感惊异,作为普通朋友,他并不知晓一个真实的刘昌福。

郑先生前去医院看望,刘颇感诧异和感动。今年3月29日,刘的生日这天,他送来一串项链,定情之物。郑和刘同龄,老家在重庆奉节。“妻子长得很漂亮,2001年撇下一儿一女跟人跑了,至今杳无音讯。”他说自己真的发自内心地爱刘昌福———内心的感觉告诉他。

稍微留意不难发现,郑先生视力低下。跟人说话,他眼睛始终眯着,有些物品贴到眼前方才勉强看清楚。爱上刘昌福,旁人这样理解他的举动:年纪大了,加上眼睛不好使,儿女也有了,他只想找个人过日子,别无他求。

未来

生理上她已是女性,需要适应和转变更多来自心理方面

“刘昌福,好走!”4月21日下午5时,一行人离开刘家,乡亲们热情地送别。“你们不能再喊她刘昌福,应该喊刘爱丽。”鹏爱医院的田亚华医生现场纠正道。就在一会前,返乡座谈会上,以医学专家身份,他发布了一则温馨提醒:刘爱丽现在是个女人了,喊他舅舅啊,伯伯的,现在要把身份改过来,喊舅妈,要把她当作一个女人看待。我们一起帮她建立做女人的自信,重拾身份认同。

刘昌福,这个四川农民———在他身上,一个概率是七百分之一的生理疾病和一个概率是十万分之一的心理疾病结合到了一起。他患有先天性睾丸发育不全综合征,这是由于染色体畸变造成的,他比普通男性多一个x染色体,这使他没有生育能力。他现在的雄性激素只是正常成年男性雄性激素的二十分之一,雌性激素远远高于雄性激素的水平。所以,他要变性,重新确认他的生理特征和真实性别。

4月26日,结束为期一星期的返乡之旅,刘和鹏爱医院一行人从成都返回深圳。男友小郑则回重庆奉节办理离婚手续,其后来深与她会合。为使得她重归社会,步入正常生活轨道,医院给她安排了一份护工工作,工资虽不高,但起码能够保证日常生活。

生理上,她已是一名女性。接下来需要适应和转变的,更多来自心理方面。工作,生活,婚姻,谁也无法预料,刘爱丽——今后会是什么样子。

回归正常人生活序列,这注定是一条漫长坎坷、危机四伏的道路。